轻轻松松学押韵︱殊同在北方图书城签售会上的演讲

时间:2022-02-17 00:48

本文摘要:国学,可以很有趣。其实非但国学,任何一门学问都可以很有趣。物理,可以很有趣,哲学也可以很有趣。如果你现在还以为它们无趣,只能说是你还没有遇到、或者说这个领域里本就缺少优秀的普及者。 我就是因为乔斯坦.贾德的《苏菲的世界》而喜欢上哲学,又是因为曹天元的《上帝掷骰子吗》而喜欢上物理的。这两部书配合的特点就是有趣。我很是喜欢王小波在《红拂夜奔序》中的一句话“其实每一本书都应该有趣,对于一些书来说,有趣是它存在的理由;对于另一些书来说,有趣是它应到达的尺度。

米乐

国学,可以很有趣。其实非但国学,任何一门学问都可以很有趣。物理,可以很有趣,哲学也可以很有趣。如果你现在还以为它们无趣,只能说是你还没有遇到、或者说这个领域里本就缺少优秀的普及者。

我就是因为乔斯坦.贾德的《苏菲的世界》而喜欢上哲学,又是因为曹天元的《上帝掷骰子吗》而喜欢上物理的。这两部书配合的特点就是有趣。我很是喜欢王小波在《<红拂夜奔>序》中的一句话“其实每一本书都应该有趣,对于一些书来说,有趣是它存在的理由;对于另一些书来说,有趣是它应到达的尺度。

”所以写作《诗词密码:漫谈声律启蒙》时,我的定位就很明确,我要把国学讲得有滋有味,能够引发初学者、特别是孩子们学习国学的兴趣。这是一部史上最无厘头的国学教程,正史野史与新闻八卦齐飞,浅近文言同热词俚语一色,要多没溜有多没溜。很多多少所谓的大师们看到后,一定会说:切,这算是什么工具!没关系,我就喜欢他们看不上我,却也不能把我咋地的样子。因为我不是他们圈内人,我就是我,是纷歧样的烟火,是纷歧样的文化普及者。

这部书的学术价值基本为零,我所作的就是把别人的研究结果用我的语言做一场talk show,我常把这本书比喻成好利来牌的鼎力大举丸,什么病都治不了,但味道真还是不错的。今天时间有限,来一丸可能都消化不了,咱就掰一丢丢尝尝,说说诗词押韵这个事。

对文言诗词来说,押韵是最基本的要求。不押韵,文辞再好也是零分。固然了,迄今为止,我还没见过不押韵但文辞却还好的,因为押韵是文言诗词写作历程中最简朴的一个环节。

韵这个工具真的很简朴,但如果上来就讲切韵、广韵、平水韵,那就人为变庞大了,就是无趣的讲法。其实,韵这工具一点也不神秘,我们每小我私家都是感受着韵,逐步长大的。

大家小时候都玩过“你拍一,我拍一”吧,“你拍一,我拍一”,可以是“一个小孩坐飞机”,也可以是“一只孔雀穿花衣”,还可以是“黄鹊落在大门西”,只要尾字的韵母和“一”一样是i就可以。同样,“你拍三,我拍三”,可以是“三个小孩来搬砖”,也可以是“三个小孩吃饼干”,还可以是“老鹰飞到峨眉山”,只要尾字的韵母和“三”一样是an就可以。也就是说,我们把韵母一样的字放在句尾就会有押韵的感受,而押韵的字就叫韵脚。

换过来,“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来搬砖”,或者“你拍三,我拍三,三个小孩坐飞机”,听着就是别扭。所以说,“韵”其实是具有自然科学属性的,哪些字会入“韵”,只和这个字的读音有关系,完全不需要人为划定的韵部,对押韵的判断甚至不需要识字。

当一段文字押韵后读起来会越发顺畅和谐,更利于诵读和咏唱,也便于影象和流传。所以无论是传统戏剧还是盛行歌曲甚至是什么rap,绝大多数都是押韵的。

最近,常听到一个歌曲,叫《带你去旅行》,“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其实我特别喜欢迈阿密,和有黑人的洛杉矶”。“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定要是“东京和巴黎”。“东京和伦敦”,“东京和罗马”,甚至换个顺序“巴黎和东京”,都不行。

土耳其、巴黎、迈阿密、洛杉矶,尾字韵母一样。换成“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伦敦,其实我特别喜欢芝加哥,和有黑人的旧金山”,能火才怪了呢!另有那首叫《咖喱咖喱》,“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咖哩肉骨茶印尼九层塔,做spa放烟花蒸桑拿”,你换成“泰国新加坡哈萨克斯坦,咖哩肉骨茶印尼蛇皮果”,就是不顺溜。90%以上的歌曲都是押韵,你不信,随便哼个《最炫民族风》还是《小苹果》试试,《最炫民族风》是一个ai韵到底的,《小苹果》中间有换韵。

固然,其实押韵也没那么严格,纷歧定要求韵母完全相同,韵母发音相近的字放在一起也会有押韵的感受,好比e和o,en、in和un,都是可以的。那么,问题就来了,什么样的韵母算做相近?这个问题其实就是韵部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差别的群体有着差别的规范。

好比在戏剧界一直广泛使用的十三辙,歌词作者其实一直在借鉴。在早些年的北方说唱中开篇是需要报辙口的,好比“列位请落座,您来听我言,十三道大辙学徒我唱言前”、 “列位请落座,您来听我讲,十三道大辙学徒我唱江阳”,这里的“言前”、 “江阳”就是辙口,也就是韵部。

十三辙很宽松的,不分平仄,也没有韵字表,全凭创作者凭据字的读音自行掌握。有一段大鼓书对十三辙做了大要的归纳和示范,好比说 “正月里来正月正,刘伯温造了北京城,能掐会算的苗广义,未卜先知是李淳风,诸葛亮能把那东风借,斩将封神是姜太公”,这段就是中东辙;“二月里来百草儿发,三贬寒江樊梨花,穆桂英大破天门阵,替夫夺印的戈红霞,手持大刀那是王怀女,刘金定报号她把四门杀”,这段就是发花辙。早年间的创作人文化水平不高,写本子又要合辙,说以经常写写就“没辙”了,就要“找辙”,所以就留下了“翻身上了马能行”、“一脚踢你在地溜平”这样文理不通的句子。有一段传统相声叫《文昭关》,特别适合给初学者讲押韵。

内容说的是在京剧《文昭关》中,伍子胥要手拿马鞭,腰挂宝剑,在台口唱四句流水:“已往一天又一天,心中恰似滚油煎,腰中枉带三尺剑,不能报却怙恃冤!”有个演员一时疏忽,挂了把腰刀就上场。因为戏词儿里有宝剑,所以只能在台上现编词儿,换了一个辙口,把错儿圆全已往:“过了一遭又一遭,心中恰似滚油浇,一路盘费都花了,我卖了宝剑就挎了一把刀!”十三辙的主要使用人群是艺人,尺度比力宽泛,文人们是不屑用的。文人有自己的国家尺度,它就是平水韵。

平水韵是由宋末刘渊率先刊行的,因为刘渊是山西平水人,所以大家叫它平水韵。平水韵的前身是隋朝的《切韵》和北宋的《广韵》,其主要解决的都是全国统一考试的问题。古时候没有普通话这一说,来自天南海北的举子们操着各自的方言来考试,此外科目也就算了,单作诗这一科,就会造成很大的杂乱。

每小我私家都可以说他写的诗在他家那里是押韵的,你就基础无从查证。好比一个东北举子写了句“老师讲的要记牢,未来才气上大学”,你说他没押韵,他就会说“咋没押呢?要记牢,上大淆么(学字东北旧读淆)?”所以只能是确定一个国家尺度,不管你自己怎么念,只要是写诗就得按这个来,要不就给你判零分。

平水韵较《切韵》、《广韵》裁并了一些韵部,但比十三辙而言,还是庞大得多。现行的平水韵106个韵部,只平声韵部就有30个,每个韵部列明韵字若干,诗的韵脚只能从同一韵部中选(有首句借临韵的特例)。

好比“十三元”这个韵部的主要韵字就是这些:元原源沅鼋园袁猿垣烦蕃樊喧萱暄冤言轩藩媛援辕番繁翻幡璠鸳鹓蜿湲爰掀燔圈谖魂浑温孙门尊[樽]存敦墩炖暾蹲豚村屯囤[囤积]盆奔论[动词]昏痕根恩吞荪扪昆鲲坤仑婚阍髡馄喷狲饨臀跟瘟飧元和门现在读起来已经完全不押韵了,其实许多古诗现在读起来不押韵,都是因为实际读音的变化和人为韵部的恒定造成的。平水韵从降生开始就面临着与实际语音脱节的问题,时代越后、问题越多。

清末有个进士高心夔,工书法、擅篆刻,却在两次科举考试中,都因用错“十三元”被列入四等。他的“毒舌”同学王闿运,就送了他一副对仗工致的对联“平生双四等,活该十三元”。

但应试教育的导向力向来是强大的,所以平水韵自然就成了诗人作诗的尺度和孩子们蒙学的必修课。由于近体诗要求押平声韵,所以对平声韵的影象就变得十分重要,一旦出韵是要被判零分的。但韵字表很长很长,机械背诵无疑失常之举,所以就泛起了许多资助影象韵部的教辅书,我解读的这部《声律启蒙》,即是其中的最好的一本。

写新诗、歌词、顺口溜,直接用新韵就是了,宽点无所谓。写旧体诗宜用新韵还是旧韵呢?这个问题挺庞大,我们以后再讨论。

今天我们便讲到这里,希望今天这段简短的演讲,能让大家相识如何押韵。固然,我更希望的是,能够通过这次演讲,引发起孩子们读诗写诗的兴趣。

国学领域内,有着许多有趣的工具等着你来探索。不骗你们的,国学,真的很有趣!现在,我们测试一下学习的效果,“你拍五、我拍五”,应该怎么接?(现场孩子们回覆“五个小孩大老虎”“五个小孩敲小鼓”“五个小孩是公主”等等)。


本文关键词:轻轻松松,学,押韵,米乐m6,︱,殊,同在,北方,图书城

本文来源:米乐-www.lc208.com